上一版  下一版   
日期:
张在贵:矿井下的坚守
时间:2019-11-05   
  浏览量:209次

□本报记者 岳远攀 通讯员 刘武阁

  11月4日晚,2019年“最美应急管理工作者”正式发布。这其中就有一位山东汉子、煤矿安全监察战线的代表——山东煤矿安全监察局鲁东监察分局三级调研员张在贵。
  数百米乃至上千米的漆黑井下是他的战场,保护矿工兄弟的生命安全是他的使命。下井近3000次,井下行程约4万公里,身患眼疾仍“下井有瘾”;查处隐患1万多条,一条紧急指令挽救150名矿工;累计行政罚款500余万元,对同学开出百万元罚单……张在贵十九年如一日,凭着“火眼金睛”与死神搏斗,一副“铁面无情”秉公执法,用忠诚、干净、担当、奉献生动诠释了煤监人的初心和使命。
  1966年出生的张在贵,曾在煤矿从事安全技术工作,是2000年国家煤监系统成立后的首批煤矿安全监察员。“党和国家培养一名煤矿人才不容易,如果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扭转当时煤矿事故多、伤亡大的局面,守望一方平安,那我的生命无疑更有意义。”彼时,煤矿形势向好发展,作为矿上的技术骨干、大学生,事业前途一片光明,但张在贵毅然报考了煤矿安全监察员。
  初入煤监,一次事故让他痛彻心扉:爆炸现场矿灯、矿帽、胶靴随处可见,22条鲜活的生命瞬间消逝……这愈发坚定了张在贵的决心:“既然进了煤监门,守护矿工兄弟安全就是我义不容辞的使命!”面对威逼利诱,或是企业高薪聘请,他始终不为所动。
  有一次,张在贵在对一处煤矿安全监察时,发现爆破材料账目不清,怀疑井下有隐瞒作业点。为查明情况,张在贵坚持再次下井核实,一条巷道一条巷道地查,徒步十几公里,终于发现偷采工作面的蛛丝马迹——一处水泥还没干透的密闭墙。矿长恰巧是张在贵的同学,拿了一个厚厚的“红包”,希望能高抬贵手。
  “什么时候都不能拿矿工生命开玩笑!”“你要是敢罚款,就别想出这个门。”软硬兼施,没有使张在贵退让。他立即让救护队破墙,果然发现里面隐藏着违法生产工作面,依法开出了山东煤监史上第一笔超百万元的罚款。
  张在贵喜欢钻研,对工作精益求精。他是通防专业出身,对通风、防尘等得心应手。看到单位防治水专业人手紧张,便决心补齐这一短板,很快就掌握了防治水的监察要点。他主导制定了“通防管理十个严查”等近20项监察工作法,参与创建“九步工作法、十闭合机制”等安全监察模式。他还和一家煤矿的工程师一起研究,提出采用补打千米回风井等措施解决地温热害问题,使煤矿年节省制冷投入3000万元。同事评价张在贵“工作认真负责,为人忠厚实在。”
  在一次会议期间,张在贵看到一个矿长接到电话后慌张离开。职业敏感告诉他这家矿可能出事了,马上赶到该矿,通过调度监控发现,果然发现井下有透水现象。当时,150名矿工正在井下作业,而矿上还在做先把水堵住的打算。“再犹豫会死人的,赶快撤人!”张在贵根据经验判断,必须马上撤离。当最后一名工人升井后仅两分钟,井下就全淹了。死里逃生的矿工们听到消息,跑到了“救命恩人”面前,激动地掉下了眼泪……
  由于工作压力大,用眼过度,2007年,在一次井下检查时,张在贵的左眼一阵疼痛,眼前一片模糊。医院诊断为左眼视网膜脱落,右眼视网膜多条裂缝。手术后,他左眼视力不足0.1,右眼视力急剧下降。单位关心他,要把他调离执法一线。
“我也担心眼睛真的会瞎,但每想到能多查出一处隐患,就想再坚持下去。”张在贵心里纠结。妻子急了眼:“你不要命了!煤矿井下那么黑,你视力又不好,万一出个三长两短,我们娘俩可咋办!”张在贵对妻子说出了心里话:“这些年下井有瘾了,只有到井下,心里才踏实。”妻子出身矿工家庭,选择了理解、支持。他答应妻子,一定会和井下的兄弟们都好好地回来。
  张在贵是矿工兄弟眼中的守护神,在家庭中却难言“称职”。“选择煤监道路就意味着选择了奉献,选择了清贫。”张在贵虽然心地坦荡,无怨无悔,但对家庭却有深深的愧疚。读大三的女儿,向他抱怨一个暑假没见几次面。“苦、脏、累、险、重”,是他工作真实的写照。上班就是出差,一出就是一周,一半以上的时间待在井下……让他欣慰的是,经过全省煤监人的共同努力,山东的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正在不断好转,智能化改造加快推进。
  “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。”在井下足足走了个8万里长征的张在贵,微信名字叫“贵在坚持”。时至今日,他仍然初心不改、矢志不移,为矿工兄弟的平安幸福拼搏在煤矿安全监察路上。省政协委员、山东煤矿安全监察局党组书记、局长王端武称张在贵是煤监人的优秀代表和榜样,他担当、敬业、廉洁、忘我、为民的精神,正激励着更多煤监人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贡献。